主視覺圖

全新 Casiotone 已經誕生:幕後專訪
CT-S1 開發團隊

對鍵琴的追求
每個人都可彈奏的電子琴

首先,您能告訴我們
怎樣構思出 CT-S1 項目嗎?

Hiroshi Sato

Hiroshi Sato

產品企劃部
EMI 業務部
羽村研發中心

Hiroshi Sato: 我們基於兩個主要原因推展這個項目。首先,我們希望創造一部最出色的電子琴,任何人拿起即可輕鬆彈奏。我們覺得較好的入門級電子琴選擇不多,因此我們想設計一種可以看到自己演奏的樂器。由於不想創造太標新立異的樂器,我們便開始研究能自然融入人們生活方式的全新標準電子琴;創造一種每個人都會想開始學習的樂器。

然後,我們想將電子琴從本質上視為一種樂器來重新思考,它不僅是鋼琴的替代品,而有時它本身亦是一部獨特的樂器。我們的目標是創造一部容易使用的 Casiotone,除了可隨時彈奏,同時能在同一部裝置中加入很多不同的樂器。於 1980 年推出第一款 Casiotone 201 時,我們的理念是「一個充滿美麗和多元化音色的愉快世界」,而我們這次也秉承了相同的理念。回顧第一款 Casiotone,我們意識到這個理念正是我們的初衷。在 40 多年後,最初的 Casiotone 仍然應該與現在的 Casiotone 一脈相承。這就是這個項目的真正意義。

您是如何開始將最初的理念
轉化為產品?

Hiroshi: 其實,一開始要傳達這個構思並不容易。我們首先讓產品設計團隊設計出 Casiotone 與不同生活空間和諧共存的概念圖。我們就產品的目標形象達成了共識,然後開始思考如何實際地批量生產。以切實的形態傳達意念,亦有助周圍的人了解這款產品。

Shunsuke Oka

Shunsuke Oka

高級設計部
設計組
第二設計總部

Shunsuke Oka: 從時間上看,感覺我們是在處理產品企劃部的要求,但實際上動力來自產品設計團隊。

Hiroshi: 產品設計團隊的願景與我們非常接近,因此我們每天都與他們交流。有時很難知道這些想法最初是從哪裡來的。

企劃團隊和產品設計團隊同時致力於同一想法,
是否有甚麼原因?

Hiroshi: 正如我所說,我們一直無法創造真正想要的那種電子琴。我們為兒童、較年長的樂手和其他群體製作出一系列產品,但我們希望創製能吸引所有年齡層的音樂愛好者的產品,包括我們這一代人。我們談了很多關於返璞歸真的問題,但同時亦朝著我們的最終理念進發。

Shunsuke: 最初,我們非常專注為樂手設計的電子琴,但我們一直在想,這款產品並不符合 Casiotone 最初理念 — 任何人都愛彈奏的電子琴。產品設計團隊以此為出發點,提出了一些建議,而其他幾個部門看了之後,我們開始達成共識。

Hiroshi: 提出一個理念很容易。但從成本和其他實際方面考慮,我們最初無法將它變成具體構思。很多同事開始覺得會議毫無意義,感到懊惱,因為這些設計根本無法實踐。儘管面臨這些挑戰,我們的結構工程師 Kouji 仍然堅守重要角色。

結構設計過程
一般從哪裡開始?

Hiroshi Sato

Kouji Oshima

二十二組
部門二
機制研發組
研發總部  

Kouji Oshima: 在結構設計過程中,我們不僅需要與設計團隊溝通,還需要與聲學研發團隊溝通。為了產生聲效,琴體內部需要一定的空間,但如果空間太大,產品最終會顯得不平衡。產品設計團隊首先提出一個構思,是一款非常纖巧的產品,對嗎?

Shunsuke: 對,他們確實提出了這個構思。

Kouji: 就像他們將樂器壓扁了一樣!我想知道揚聲器到底能裝在哪裡。產品看起來很有型,但當時要實現這些構思實在令我無從著手。

Hiroshi: 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在聲效和設計間取得平衡。設計可能很好,但聲效也同樣重要。

Kouji: 當 Shunsuke 看到我們的設計草圖時,他說:「哦,您可以除去這部分嗎?」 你一定是在開玩笑!(笑聲)

Shunsuke: 我不斷改良草圖,說:「我又找到了另一個我們不需要的部分!」(笑聲)

您如何在超薄設計
和恰當的內部結構取得平衡?

Kouji: 針對低音反射系統,您需要最大尺寸的機殼。電子琴的揚聲器盒形像一隻靴,這是一種新設計。而且,主揚聲器和低音反射口面向不同的方向。通過這些調整,我們設法為揚聲器設置足夠的空間,同時又保持了電子琴的纖巧外形。當然,實際使用時還需要很多調整。我的數據顯示這個設計縮減了揚聲器的空間,而我記得只是將數據交給聲學團隊但沒有提及這些改動。大約過了一星期,他們回來對我說:「您把它縮小了吧!」他們發現了。(笑聲)

Hiroshi: 一般來說,低音反射揚聲器是垂直安裝的,但這種設計將揚聲器重新設為水平結構。此外,產品設計團隊亦不會額外撥出預算來改良揚聲器,因為他們確實希望以某種方式將揚聲器融入設計當中。(笑聲)

Kouji: 他們就是不會放過這些,對嗎?(笑聲)

Hiroshi: 我們還必須處理聲音損失和成本等問題。Kouji 一直在尋找新的供應商,在如此緊迫的時間內一般是不可能的。最後,我們感謝他付出的努力,他的鍥而不捨令我們得以在最後關頭完成該項目。我們之所以成功,是因為我們從一開始就對追求完美有著相同的願景。每個人都知道,除非我們實現了目標,否則一切都只會功虧一簣。

回到頁頂